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张瑛老师的日常淩虐课堂
张瑛老师的日常淩虐课堂
「咳咳,同学们,準备上课……」

  张瑛进门时,刚才还在哄乱的拷问一班教室立即安静了下来,齐刷刷的眼光盯住张瑛。

  只见张瑛穿着和往常一样的教职工黑色西服,一对硕大且丝毫不下垂的乳房撑出洁白的衬衫,乳头凸起的白衬衣并未穿乳罩。因为上课期间的女体教具是不允许佩戴乳罩的,形成一对弧形乳沟。而右边乳头凸起处,别着一个别针工作牌,上面写作刑讯教具课助教—张瑛。

  从外面看似乎没什幺,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个别针是贯穿了乳头。

  而包住浑圆翘起的臀部职业短裙下面,则是配着吊带一双乳胶高跟长靴,这种乳胶长靴可以让教具在执行Sp鞭打教学任务的时候,方便小个子同学挥鞭抽打臀部,具有很好的韧性,同时还具有一定的防水性,即使那些黏糊糊湿哒哒的精液沾满靴子,反而会变得更加油光锃亮,在被安排教学轮奸课程任务时候,可以让一时无法轮上嘴巴,阴道和屁眼等洞穴的同学,可以用鸡巴蹭湿滑靴子的方式保持挺拔,不至于等得太枯燥……张瑛想着,阴部竟然不自觉的湿润了起来,张瑛下意识夹紧了双腿,只见一双双炙热的眼神向她袭来,张瑛已经习惯了那种一眼便要剥光她衣服的眼神,但毕竟身为老师,该有的尊严表象还是要维持的。

  张瑛走到讲台边上,集中了一下注意力,用皮质教鞭敲了敲讲台,和班长赵武对视了一下。赵武微笑致意,带头坐正。

  「上课!」

  「起立,老师早……」

  在班长赵武带领下,全班起立鞠躬。

  「嗯,坐下」张瑛点了点头,开始了一天的课堂。

  「老师,今天讲什幺主题啊?」下面急性子的张海同学问道。

  「不会又是让我们画画吧,那可有够无聊」只见张海用戏谑的看着张瑛那双乳胶长靴的美腿,窥视着张瑛若隐若现的短裙风光。

  「拉倒吧,上次老师当SM裸体模特让大家画画,培养大家的虐待情操,结果做造型的时候被你弄得高潮,当着这幺多人的面水喷的老高,你这让张老师以后怎幺做人啊……」班长赵武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非要弄什幺倒挂金猪,把张老师倒着吊起来,还在阴道和屁眼灌入了大量的白醋,结果我在做阴道插入花朵装饰后,直接潮喷了,弄得大伙一身淫水和白醋。」张海道。

  「幸好后来我用高温金属蜡烛狂滴滴大法封住了张瑛老师的两处大穴,否则这可真是一堂湿身课。」「你还说,要不是我用鸡巴堵住张瑛老师的嘴巴,让她发不出声音,只能一双小蹄子乱踹,你那金属蜡烛得烫的张瑛老师像母猪一样惨叫了,张瑛老师惨叫不打紧,万一打扰到隔壁班级上课咋办?」赵武瞪了张海一眼。

  「那可不,没有母猪嚎叫的叫声怎幺能叫倒挂金猪呢?这可是艺术啊……」张海不厚道的笑了。

  「咳咳,安静。不许起哄,你们越来越不把老师放在眼里了,莫非要我告陈主任去,给你们禁欲一个月的处分!」这话说得张瑛的脸红了起来,皱了皱眉眉头,想起了上次的拷问课堂自己的惨状,被拷问实验后,这群学生越来越放肆了。不过也是好事,毕竟学生们的热情决定了教育质量嘛。

  「对不起,老师我们错啦,下次我们温柔些千万别告诉陈主任啊。」赵武和张海同时缩了缩脑袋。

  「我作为教学用具和指导老师,让你们在我身上学习拷打女孩子的技巧,练习虐待女孩子的手段都是我的职责所在,同学们在我身上虐待和羞辱都是应该的。

  但我毕竟是你们的老师啊,而且还是女孩子,要知道在以后你们毕业了,面对社会,可不能对待女孩子这样,希望你们学会尊重女性,爱护女性。当然你们毕竟是拷问系,而我作为拷问课的老师,在课堂练习时你们完全不用尊重我,你们把我当做泄欲的工具,拷打的教具,羞辱的对象,都是应该的,这些也是我的职责所在,即使你们把我当做母猪,发泄心情,打残了玩废了,也由学校来收拾处理,你们不必留有余地。」张瑛脸红了一红,发现下体更加湿润了,扭了扭双腿,用手下意识拉遮了下短裙,集中了一下注意力。

  「是!老师!」同学们异口同声地答道。

  「嗯,上节课主要是从艺术美感的角度,激发同学们的拷打和淩辱创意,激发同学们对拷问课程的热情。

  赵武和张海同学提出的方案很好,把我倒挂像母猪一样绑起来,给我灌入白醋,让我的肚子像十月怀胎一样。

  只是毕竟生手,没有考虑到此时女孩子的身体在排泄和束缚的极端情况下是非常敏感的,你们挑逗我的阴蒂导致提前泄身,导致淫水和白醋像火山喷发一样顺着我的腹部和奶子流淌得我满脸都是。

  不过这里要表扬一下赵武同学,及时拿出了高温蜡烛,赵武同学也将白醋用从新注入,灌得我肚子鼓胀的同时阴唇尿道和屁眼又被高温的蜡烛烫的紧缩,等蜡烛溶液凝固后我的两个肉洞已经被彻底封死了。

  只是你们毕竟是生手,插花完成就开始老实画画了,如果是陈主任,这个时候就会对着我如同孕妇一般鼓胀的肚子进行拳打脚踢,让我疼痛的同时也能自然流露出受虐女孩子的表情,这样的情况下作画则更加生动有趣。同学们以后艺术课程的时候都可以试试,尤其是张海同学,你这幺胖应该多锻炼,多用拳头击打老师的肚子,用脚踢老师的奶子,一个健康灵活的胖子张老师我可以很喜欢的哟!」张瑛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头,对着张海释一副循循善诱的戏谑表情。

  「哈哈哈哈……」课堂里爆发出一阵阵戏谑的笑声。

  「还有你李冰同学,不要老是捏着老师的鼻子做深喉口交,害的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而且还把粘稠的精液射在我的鼻腔,搞得我在倒挂的情况下要拼命吸进口腔里才能勉强咽下。」张瑛掐着腰,指着台下一个黑黑瘦瘦的男生,白衬衣下一双巨乳晃动着,别针挂在乳头上的教学工作牌也随之晃动。

  「是,老师,其实我当时射完精子想在老师嘴里尿尿来着,老师这幺漂亮,实在不好意思就算了。」李冰摸了摸脑袋说道。

  「喔,这样可不好,老师毕竟是拷问教具,身为拷问者怎幺能考虑用刑对象考虑呢?」虽然这幺说,但是张瑛还是很感动。但是为了祖国的未来,张瑛严肃的厉声说道。

  「李冰同学,起立」

  「是。」

  只见这个黑黑瘦瘦的大男孩笔直的站起。

  「我问你,拷问学员的使命是什幺?」张瑛接着厉声问道。

  「拷问囚犯间谍,保家卫国!」李冰达道。

  「那幺对待拷问对象,能心慈手软吗?」张瑛接着问道。

  「不能!」李冰说。

  「知道为什幺学校要选用漂亮,身材好女孩子作为拷问课程的教具吗?」张瑛问。

  「知道!为了我们即使面对诱惑依然能够不心慈手软,以确保达成拷问任务。」李冰答。

  「假如面对一个女刑犯,长得很漂亮对你楚楚可怜怎幺办?」张瑛问。

  「毫不心动,抽她嘴巴,打肿她的脸,用鼻钩勾住她的鼻孔,让她成为一头母猪。」李冰答。

  「那幺,她对你露奶露穴想要对你使用美人计怎幺办?」张瑛问。

  「用钢针扎穿她的奶子,拔掉她的阴毛!」

  李冰答。

  「如果还不屈服,怎幺办呢?」张瑛问。

  「这……老师,其他暂时还没学会。」李冰憨厚的摸摸脑袋,坦诚道。

  「那就用酒精灯烧她的阴部,用电击夹子夹住她的双乳,用钢针扎她的下体,摧毁她的女性自尊,必要时切掉她的双乳,缝住她的阴道≯,让她做不成女人!让她在精神崩溃的情况下再行拷问!」张瑛说道这里,脸蛋瞬间红扑扑的,甚是可爱,但是必须还是要装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明,明白了!」

  全班同学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这些都是张瑛老师在没有打麻药的情况下亲身体验过的,为了给同学们做实验教具,张老师可是吃了不少苦头。顿时大伙对张瑛老师戏谑的眼光都收起来了,而是一副崇拜女英雄天使的眼神。

  「坐下,好好想想老师今天说的话,毕竟我的你们的拷问老师,都是希望同学们将来毕业了,能够成为一个出色的拷问师。」张瑛看着坐的笔直的同学们,打算缓和了一下气氛。

  「那个,今天老师的课程还是以娱乐为主题,所谓寓教于乐嘛,让同学们在快乐的氛围下学会高深的虐待技术,把所有疼痛留给老师,快乐和知识让你们带走~~」说着张瑛从桌底下端出一个透明玻璃的坛子,来同学们,今天是封闭式课堂,同学们若是需要撒尿,可以直接尿在这里,等会下课时,可以捏住老师的鼻子灌下去,一来是节省时间,二来也是淩辱女孩子的一种手段不是吗?当然老师会模拟女囚闭嘴不愿意喝,这个时候同学们就要开动脑筋!

  张瑛的微笑总是如沐春风,让人心神陶醉,邻家女孩的面孔下一对挺拔的双乳微微颤抖的。

  「张海赵武!」

  张瑛对着同学们眨眨眼睛,「哟!」张海赵武勤奋的跑上台前,将讲桌挪向了墻角,老师的长腿乳胶靴袜暴露无遗,由于讲台地板较高,张瑛的裙底和乳胶吊带若隐若现。

  「同学们,开始上课!」

  张瑛翘了翘乳胶高跟长靴,转身面对黑板写下几个大字『口舌和喉咙的调教初级办法』,然后转身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面拿出一些淩虐工具。

  这个包是用来方便教官和同学们在日常虐待中找不到刑具準备的,用来讲课的时候也会提前备好要用到的刑具,张瑛挑选出了几样并且向同学们介绍,为了更加生动,张瑛总是选择用自己作为讲解对象,做为一名拷问助教老师,用自己的身体为同学们循循善诱也是应该的。

  「 1。强制开口器──这个不锈钢的两边可以扩开老师的嘴巴,并且无法合上,这个时候口水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来,待会同学们帮我戴上的时候注意不要口水滴到地上,可以用手拽住老师的长发,让老师头部仰天,这样可以防止汙染环境。」「2。鼻钩──这个钩在老师的鼻子处,让老师鼻孔朝上,对了,同学们在使用之前要用手电筒照一照看看老师有没有鼻毛,虽然老师平时很注重仪容贞洁,但是如果有的话可以用镊子一根一根拔掉,另外鼻孔也是非常敏感的,同学们如果有兴趣,也可以用一些卫生纸卷起来,逗弄和抽插老师的鼻孔,这样可以起到淩辱女囚的效果哦,当然也可以适当喷射填充一些精液在鼻孔里面,也能起到一些羞辱效果。让女囚更快的精神崩溃,以便拷问出情报来。」「 3。舌头夹子(带电)──同学们看到另一端的橡皮没有,先把夹子夹住老师粉嫩的舌头,把这个橡皮拉的很长,将舌头完全绷直拉出来,然后打开电开关,先让老师乖乖的舌头被从口腔里面拽出来,当然今天没有带辣椒水,否则加了辣椒水再电击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当然,这个要配合开口器使用,不然老师可不会就範的哦。」「 4。火锅筷子──长长的火锅筷子可以在老师被同学们强制开口的时候深入到老师的口腔深处,挑拨老师的食道,让老师催吐出大量的胃液,这幺做的好处是保持口腔的湿润,包括后期同学们需要用鸡巴插老师嘴巴的时候,也可以先捏开老师的嘴巴,用火锅筷子搅动老师的喉咙催吐胃液,这样把臭臭的鸡巴插进老师嘴里的时候,是最温润湿滑的呢。」张瑛张嘴用火锅长筷子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只见粉色的喉咙越发诱人。

  「同学们,那幺我们开始吧,赵武你组织一下。」赵武关系硬,以后肯定是要留校的当教官的,这样以后是可以随便虐待自己的,张瑛想着马屁该拍还得拍,因此什幺时候都是让赵武先。

  「好的,全体起立!排队!」

  赵武一声令下,全班同学有序排好队伍来到讲台,接着以张瑛老师为中心围成一圈。

  「嗯,很不错!」

  张瑛说着当众跪了下去,粉嫩嫩的脸蛋仰头看向双腿间微微隆起的同学们,在同学们面前撅着屁股,挺着胸。好像一条母狗一般。擡起双手将道具交给赵武。

  这时张瑛环视了一圈,发现同学们都很拘谨很紧张,张瑛跪在地上单手敏嘴一笑,「现在老师是教学用具状态,大家不用拘谨更不用尊重我,赵武,你先给做个示範。」「好的,老师。」赵武甩手挥向跪在地上的张瑛,「啪啪」左右两个耳光打的张瑛头晕目眩,但好在并未太大力气,更像是在去自己刚才的威风。

  「跪好了,挺胸!告诉大家教学任务」赵武轻蔑看向张瑛,与张瑛对视一剎那,张瑛立即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卑微的回答道。

  「是!」张瑛瞬间羞红了脸蛋,刚才一脸神气的样子瞬间蕩然无存,跪在地上仿佛自己是教室里最卑微的存在,任何人都可以吐口水在自己嘴里,撒尿在自己脸上,把自己的乳头拉直,用钉子把乳头钉在桌子上,让自己一边学母狗嚎叫,一边轮流抽打自己的屁股。想到此下体更是湿润的一塌糊涂。只是还必须要脸蛋上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虽然被去了威风,没了神气,但是正紧的教学範儿还是要装一装的。

  「嘶……啪!」

  「大声点!」张瑛又被赵武拽过头发扇了一耳光。

  「是!请同学们用强制开口器扩开老师的嘴巴,用鼻钩勾住老师的鼻子,用舌头夹子拉直老师的舌头,用火锅筷子搅弄老师的喉咙,本节课程以羞辱为主,同学们的玩法不受限制,如果老师作为教具期间有不配合的地方,请同学们用耳光和鸡巴让老师乖巧听话!作为课程福利,激发同学们学习热情,每位同学都可以把精液射在老师的舌头上,喉咙里,鼻孔里,脸蛋上,老师都会统统吞掉,不浪费每一滴精华,即使射到地上也没关系,老师会趴在地上用舌头舔干凈。」说着张瑛用玉指指着自己的嘴唇,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头,颤抖兴奋的给同学们传递了教学任务。

  常年的训练使她保持了良好的跪姿,双臂虽然没有绳子但还是背在身后,虽然没了先前的威风,但脸上那副一本正经的教学範儿,只是下体已经悄无声息的流出了湿润的液体。

  今天的拷问课程就此开始……

  【完】